导航
首页 > 用车 > 自驾

行程6: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2017-02-04    房车商讯   作者:资讯快递

    “菜籽花花,飞黄飞黄,飞飞黄!”这是一句四川的土话,菜籽花也就是油菜花,意思就是油菜花非常非常黄。

     对于油菜花,我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情感。或许是因为生长在四川的一块小平原上,那里也是油菜大面积生长的地方。从小,吃着菜籽油长大;春天野外踏青,印象中总是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比什么都旺盛;作文里描写过的田野,画笔下描绘出的田野,永远都是黄绿相间的格子状。还或许,是因为我钟爱黄色,温暖柔和却又闪闪发光的黄色。

     一日三省,穿越广西,贵州,初到云南罗平,这个传说中金花银瀑的故乡,正伴着烟雨。遇上金鸡村时已是黄昏,在一个小山头,借着最后的光线,浩瀚绵延的油菜花们只给了我们羞涩的一瞥。还没来得及细看它们,便都躲入了细雨冷风和暗淡的天色之中。在村里人家的屋前驻车留宿一宿,第二天早晨,呼啦啦吃完早饭,迫不及待地开上车就往油菜田里头钻。

     天依然阴阴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车开进田间小道,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花们,不知方圆多少里,像是蒙纱的少女们,腼腆而好奇地笑着向我们围上来。村里的阿姨说,他们这边因为气温高些,花开得比较早,现在花期基本上都快要过了。我们所能看到了,便已不是大片大片的黄色,而是层层叠叠的黄绿交杂。和其他地方的油菜田的不同之处,正是这里之所以叫作金鸡村的原因——一个个矗立在黄绿之间的小山包,唤名金鸡峰。它们是独立的,看上去却又是连续的,绵延的,波浪形的弧度,一直一直延伸向远方,向天边,向那云雾之中,好像是要把油菜花花们也指引去那遥远的地方一般。

     虽说看油菜花,最好的当然是晴天,蓝天与日光,照得成片成片的黄色闪亮而耀眼。但在这阴雨天,这有黄有绿的田野,却又别有一番滋味。仿佛在这雾气中,在那金鸡峰的映衬下,油菜花花们,更娇弱温柔了几分,看得人心也又柔软了几分。

     下车一直往深处走,站在田边,没有游客的淡季,宁静像是上天的一份馈赠。只有远远的车的发动机悄悄在响动,更远的一声声鸟鸣却清晰地划破身边的空气,还有的,就只是身前身后的油菜花花们,或许细细说着的悄悄话。用手轻轻拨弄身前的小花,昨夜的雨水,本是一串串地挂在花瓣上,此刻却像散落的珠子般,脆生生地洒落到枝干下面的叶子窝里,再滑也似地跌落进花根上的土壤。

     连日的车马劳顿,修车赶路,终于在这样开阔的美中得到了纾解。几个人又是登高爬坡,又是在花地里乱窜,又是玩弄着体感小车,在小方砖路上开来开去风风火火。陈陈说:“这样的景色在眼前,再不好的心情也都好了!”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罗平金鸡村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深入花丛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我们在罗平露营的小饭店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行程5: ~~四川~~——开着大篷车,穿行亚欧大陆(青藏高原篇)

     只知道罗平的油菜花,却没做过任何攻略计划,一路胡逛乱窜。听说有个叫螺蛳田的地方的油菜花最美,便从金鸡田赶过去,谁知道却迎来了一场大雾,只看到了最后一点田的影子。却是在那里又听到遇上的驴友的一句一个叫泸西的县里有一个叫城子的古村,便兴高采烈地决定下一站就去那里。

     从罗平县城出发,开往泸西。虽然在螺蛳田留了些遗憾,但在江召公路上,大家的眼睛却都没有一刻停歇。公路两旁,总在一些房屋村落之后,跟着一大片大片的油菜田,起起伏伏的绿色黄色,因着各种地势而呈现出各种不同。总是司机老莫先“哇!”的一声,于是我们各自抬头转头窗外,再跟着一个个地“哇!”了起来。然后老莫就会说“要不要停车!”于是就会看到这辆大块头,艰难地挤在路边稍微宽出一点的某处,几个人就屁颠屁颠地跳下车往旁边的山坡或者小路跑去,又是拍照又是感叹又是摆造型,忙得不亦乐乎。